Saturday, May 16, 2009

Advertising and Banking

面試廣告業與銀行業後,歸納如下:

1. 個人喜好男性面試官,成功晉級機率比女性面試官大很多。不知為何,今年偏偏就是女的多。總結是香港政府的女面試官講話速度最慢還看稿紙,廣告的中英手勢口水夾雜,銀行的講話模棱兩可口頭禪是" 喺?"。

2. 廣告公司人事部小姐的聲音無比動聽,打來叫我面試我還以為搭錯線,給掐了。
然後電話又響,我正想開罵時她叫出我全名講明是香港4A四大廣告公司見MT我才敢“哦”了一聲。她飛快地說了下她公司的名字時間地點,我在地鐵上兩眼發直、身無筆墨、舉目無親的情況下回覆她“呃。。。麻煩你將公司資料電郵給我,我收到後回覆你做實。” 
然後她來電郵了,然後我去面試了,但是公司名字我至今讀不清楚,甚至懷疑那班香港口音的人事部秘書小姐把人家好端端的名字發錯音了。把 Ogilvy & Mather 讀成 “歐雞飛 and 沒了” 。。。
說明了中文比世界上任何一種語言都強大,能概括任何語言的發音與大意。


3. 銀行人事部小姐的聲音不好聽。沙啞。講話速度很快,背景聲音很吵。由此可見當人事部小姐也有養尊處優的和管家婆的。
她很客氣地問我禮拜四早上9點去北角海運城面試好嗎?我心想人類7點起床的腦子在9點的時候不好使啊。我很客氣地問她下午可以嗎我早上考試呢!她很客氣地說,那禮拜五早上9點呢?要不然禮拜三早上9點也行。於是,我很客氣地回答說,哈哈哈哦哈哈哈,只要不是禮拜四都可以。 
然後生平第一次銀行面試跟早上9點結下不解緣,然後我就莫名其妙地一大早跟一個也顯然還沒進入狀態的面試官聊了好久。


4. 廣告公司面試官兩女的,五官尚算端正。其中一個一邊眼線融化了一半,另一個連畫都沒畫。
原來是請廉價勞工幫忙做藥物類廣告,一些醫生處方手術器材通血管人工關節等等,不便大肆宣傳的產品要你挨家挨戶上門找客戶。說什麽公司最賺錢的產品就那壯陽藥和預防子宮頸癌症疫苗,我都聽得詞窮了。
嘮了半個鐘頭以後把我自己留在會客室,拿出一份英文媒體招待會邀請函要我用半個鐘頭翻譯下。內容講的是甚么中大醫學院研究了一種新的兒童哮喘藥,請江湖人士參觀認識云云。她們倆還很得意地指著 "asthma"和 "paediatric"兩英文字說,“我們對語言要求很高的。”
我鼓起腮幫子假笑歡送她們立場,然後拿出手機,捷徑,英漢字典,輸入。


5. 到了銀行人事部的樓層異常安靜,沒有接待小姐也沒人招呼你。
溜達一圈完畢,赫然發現沙發旁邊巨大盆栽後露出一對女人腳和黑色高跟鞋。香港女生很怪異,雖然你我都來自港大面試MT, 也不必認為利益衝突到如斯地步也不吱聲告訴我假樹後面有生物,一大早嚇我一跳,清醒了。結果那女生見了還沒5分鐘就出來走人了,我偷聽到她用很糾結的普通話在講解為何要加入大新銀行的Operations Team。
自從在廣告公司受到打擊後,去銀行面試沒穿正是西裝,就普通黑上衣白褲子金色運動鞋帶個眼鏡湊合著,反正也沒怎么想被吸納。結果弄到最後,那面試官語重心長地交代我,“同學,如果你有2nd round interview記得要穿西裝啊。” 我也臉皮厚得跟饅頭一樣地伸出右手說,“好!Have a nice day!” 
眼看那面試官小臉唰地一下就紅到耳根,好像我搞得她沒主動跟我握手很沒有禮貌似得。。。


6. 我最近都很早睡覺,鑒定完畢。


2 comments:

  1. 曾經有一個專門對夢進行預言的預言者對我說:“在將來的某個夢里,你會遇到一個女面試官。在面試之前她會給你一個回形針。”我至今仍在等待這個夢……

    ReplyDelete